Choreography Workshop

" WE NEED A COMPLETELY DIFFERENT LIFE
INSTEAD OF SUBSTITUTING OLD FASHIONED TECHNOLOGIES
BY NEW ONES. "

Harald Welzer, Bernd Sommer
(Transformationdesign. Wege In Eine Zukunftsfähige Moderne)

Choreography大概就是那個被寄與厚望的新方法, 為了讓生活能有全新的體驗而不是擁有一個什麼問題又被改善了的貼心設計。

Choreography在牛津字典裡的解釋是
The sequence of steps and movements in dance or figure skating, especially in a ballet or other staged dance.
在先前的經驗裡,他只是我在舞蹈相關領域接觸過的字,你可以在youtube上輕易找到各種舞蹈老師的Choreography,意思是編舞。
而之前朋友分享了一篇文章,探討的則是Choreography如何應用於網路服務中以及這個字的意義為何:
Choreography—其翻譯、其隱喻及其取捨

「而回歸到 W3C 字典中的解釋,choreography 所要強調的,就是在一個時間性的發展中,會遇到許多個狀況或步驟,例如先遇到什麼、之後遇到什麼、最後遇到什麼,而每個步驟之間又密切相關,例如步驟一的時候做了某個選擇之後,步驟二才會遇到什麼狀況…等。換言之,如果用「工作流程」(Work Flow)這個詞彙,在前面的大段解釋中,替換 choreography 這個字眼,也都可以讀得通。因此討論到最後,決定使用「流程設計」,翻譯 choreography。」

你可以看到在這樣的Context轉換中,的確帶來一些新的視野。而翻譯方法的差異,其實就帶來很不一樣的結果了。流程設計的確是用最少的字試圖解釋了Choreography的內容,但以編舞角度來說,絕對不只有這樣。

我很喜歡文章中的最後一段,非常貼近這三天工作坊帶給我的感受。

「比較之下,W3C 之所以會用 choreography 這個字,而不用「工作流程」之類的說法,就在於強調 choreography 這個字所具備的隱喻意義。在歌隊的編排之後,可以讓人聯想的,是一大群歌隊各司其分和諧的演出,用歌隊作為網路上的多個網路服務與客戶端的隱喻,能夠產生的語意上的效果,就在於強調其數量之多,但如果用工作流程,則似乎強調的是單一的網路服務與單一個客戶端之間的互動,無法聯想到這樣的互動之多,更無法聯想在數量多卻遵循同一規範所達到的和諧,無數線上互動乾該是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給,但是其中卻包含著秩序。這些隱喻意義,是「工作流程」所無法包容的。

而這樣的隱喻也包含著一種想像,W3C 在制定這些規範的時候,所想像的或許是這樣,當您透過瀏覽器看到我這篇筆記的時候,您的瀏覽器與我的伺服器之間進行了互動,之後又會有其他人讀到這篇筆記,您又點到了其他的文章,在這樣的過程中,其實你我之間,人與人之間,機器與機器之間,都已經共同完成了一次大共鳴,一次大合唱:每一端都是一個演區,每一道封包通過的路徑都是走位,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都是舞台,都是劇場。」

這樣的舞台,在目前虛擬的世界中人類是無法體會的,但放到設計中,其實很容易想像。
不只是流程,而是在一個舞台上,各個角色間在這樣的空間與時間的推移下,如何發生關係的連結與碰撞。
想像,在某一個時間點燈光落下,音樂緩緩奏起,觀眾不在舞台下,而是遊走內容的各種時刻之中。每一齣,都是與周遭之物,或說與身外的世界的所有發生的關係。Interplay。

不過,這齣劇可以等同與生活嗎?可能在短短三天的工作坊,我們還找不到答案。但我想,這個曾經熟悉的字,成為設計方法的一部分後,的確稍微顛覆了我原本對世界的理解。
在我們虛構的舞台(即便他如何貼近真實),我們操控各種角色,與彼此發生關係。我們可以試著掌握這樣的關係,但也可以視其為探索的過程,從中體會各個關係在不同事件下產生的變化。以新的眼睛觀看你曾經熟悉的物件。

而劇不會只有一齣。

在不同的舞台上,相同物件所代表的角色不停轉換,而你也一直以新的角度觀看物件,此時對物件的了解可以更深層全面,更能以身體感知那些可見與不可見的訊息。
我想這是Choreography這個字對於我而言目前的意義吧。

 

 

 

廣告

Visualization Workshop

我一直在重新定義Visualization這個字的意義。
應該說,在這個階段我們要視覺化的對象究竟是誰呢?

 

在這個Workshop的一開始,一位碩士生分享了她的畢業製作。那是以戰爭為題,藉由紀錄與重建崩塌之物的過程,述說著痛苦,與反思。
接著我們一起到哥德堡美術館看了瑞典攝影師Kent Klich的攝影展:Gaza Work。
在攝影展裡,攝影師簡單地用照片、動態影像、建築物碎片呈現了一個龐大的世界;而在碩士生的分享裡,她精密的分析與重構,表達更多的是她腦內的反思與情緒。兩者都很有力量地傳達了某種大規模的思想。

教授沒多說什麼,留著我們自己去感受。

接下來便進行了所謂的Collection of loose associations以及Loose making。

Loose,雖然都是Loose,但大家都有點緊繃。因為第一天,我們要搜集相關物品,集結成一個Collection去述說我們的概念。而在第二天,我們就要做出作品,去展現你的概念。回想起大一基設也有類似的作業,蒐集物品重構一件作品,但我們可是整整做了兩三個禮拜呢。

 

以個人作業來說,我其實很享受這種速度感。不用擔心討論的共識,可以很簡單地選擇一個方向去執行,並專注執行的過程,注意任何細節,並時時調整重置去讓案子有更有趣的發展。在這樣的狀態中,我很專心,觸角更敏銳,腦子更靈活,心情也比較愉快。我想如何能維持這種狀態是很重要的,這必須建立為一個方法,讓未來作業時都能時時如此。

 

所以我們Visualize的是什麼呢?

其中一個教授提到,這就跟我們用Pinterest的道理是一樣的,只是我們去找實際的物品。我想除了時時刻刻視覺化我們的過程好跟其他人討論,我們視覺化的也是靈感,藉由實體化靈感,相較於網路圖片,我們能得到更多的細節,以靈感激發靈感,以此Loose up我們的想法。

 

讓想法更柔軟。

 

 

International Students

到瑞典留學的外國學生可能很多,學校的其中一個學生會GIC常常舉辦各種不管是吃飯喝酒烤肉或是遠程旅行等等的體驗行程,也將國際新生編排進小組(Buddy Group),並鼓勵各組單獨進行更多的活動,讓國際學生能快速進入當地文化,也認識從各國前來的彼此。

這對國際學生來說是非常有幫助的。剛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你可能認識的人一個也沒有,班上同學也都還不熟。但在Buddy Group裡,你能和有相同境遇的學生一起討論可能遇到的問題,並從Buddy Leader那獲得很多生活的小訣竅,住宿、學業、食物、購物。

參加了幾次活動喝了幾次酒,才開始慢慢找到自己在這樣社交場合的姿態。一開始總是無助的,不知道該如何開啟話題,不知該站哪,不知該怎麼坐。Small Talk總是容易,而在一個Circle裡面,就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總是不習慣於展現自己,但在群體之中,確定的自我輪廓是多麽重要,那是你建立與他人關係的起點。還需要很多練習。

歐美國家的學生應該就比較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文化相似,他們更習慣於這樣社交的場合,英文也相較亞洲學生更能溝通。不過在系上International Dinner時,班上的瑞典女孩跟大家說,其實她很擔心講英文,感到很有壓力,但她發現班上的同學都非常友善,總是很努力傾聽她努力想表達的字句,這讓她覺得比較放鬆了。

我想不同國家的學生們都有各自遇到的問題,語言、生活、思想,各方面都因為生活背景的不同有很大的差異,我們都還在碰撞、調整。但正因為我們知道彼此面臨相似的情況,所以更能包容彼此,在這樣的包容底下,我想我們都能一起成長更多吧。

 

溫柔地面對彼此。

 

 

 

News Workshop

 

所謂的資訊

 

第一個workshop是News workshop。

 

雖然是短短的討論,卻也能發現獲得資訊的方式隨時代演進改變許多。漸漸被淘汰的報紙,漸漸興起的各式app或社群媒體,彼此各有各的擁護者。
其實是蠻值得討論的部分,但不是這次的重點,這次是讓我們更拓展管道,讓資訊取得方式更多元,也讓資訊本身更豐富更完整。這會對我們未來搜集資料很有幫助。

接下來我們各自分享自己找到的新聞,並試著Narrow Down出我們有興趣的材料,但其實這不太容易,因為每則聽起來都有趣,都有可發展之處。後來是Tom晃過來的神來一筆說他看到很多手模型覺得有趣所以我們就選定這個方向,以「手」相關關鍵字去搜尋博物館的database,看看他們有什麼相關的展品。

其實這個步驟,在我的理解是某種脫離脈絡的拓展方式,看看能不能找到意外的東西,再看看能不能連回我們一開始選定的故事。有點弔詭,但常常吸睛之處是由此而來,這個時候考驗的就是大家找東西的能力了,像是在跳蚤市場閒逛,在一堆雜亂之物中尋找可能有價值的寶物。什麼樣的東西會有趣?什麼樣的東西背後有更多的東西?

接著大家進行小小的發表分享,報告各組尋寶的過程。

有一組搜集新聞的方式很有趣,主要以在車上生小孩的新聞出發,並集結了instagram的po文,展現不同角度對一件事的看法,呈現目前女性生產的現況。以此為背景,他們找尋到了一些關於生產的收藏品。

另一組以川普之牆的新聞做出發,可以發現在場的人都很有共鳴。

 

我想我還沒有辦法習慣團體workshop的進行方式,總是有一些顧慮,會比較退縮,也還無法在短時間內細想該怎麼做。像這樣的workshop形式,最好是團體內有一個持強烈意見的人帶領,其他人快速跟進。但如果沒有這樣的人,自己就要調整心態,試著發表更多意見讓大家討論。也要練習快速地抓到吸睛點,不要多想對或不對,用練習的心態,先找到能與大家有最多共鳴的方向,果斷地前行,認真地體驗過程,這樣就好了。

另外,也深刻地體驗了瑞典的Lagome文化。當你有點沒講話,瑞典組員就會盯著你很認真地問你OK嗎?你同意這樣做嗎?確保團隊是有共識地在前進的,同時這也是一種提醒,提醒自己要好好跟進團隊,努力深陷其中不要太自我。

 

 

Project of City Museum

這學期的project會與City Museum合作,以設計的角度重新詮釋物件與人和社會的關係。進行過程中會穿插各種workshop,藉此讓學生能熟悉各種不同的技能。

雖然還不知道最後會產出什麼作品,但我很喜歡這個開始。在這個Project裡,我想我們能成為歷史與現在的橋樑,從所謂的收藏品裡創造新的意義,並帶給我們現今的生活好的轉變。

 

 

Gothenburg Culture Festival

Göteborgs Kulturkalas!

在每年的八月中,哥德堡都會舉行盛大的文化節。不同類型的活動散落在市中心的各個角落,有手作工作坊、音樂、展覽、藝術裝置、講座、戲劇表演、市集、特色小吃,各種各樣的活動讓大人小孩都能開心地享受夏日。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14fUNADJUSTEDNONRAW_thumb_1182UNADJUSTEDNONRAW_thumb_1184UNADJUSTEDNONRAW_thumb_1167

 

老實說一開始是有點失望的,因為看過倫敦設計節或是瀨戶內海藝術祭後,會覺得哥德堡文化節的指引以及資訊傳達並不夠清楚與國際化,以致於完全看不懂瑞典文的我常常迷路或是搞不清楚狀況,估狗地圖跟翻譯也派不上用場。
但跑了幾天之後,我才漸漸理解,這場慶典本來就不是為了觀光或是展現什麼國力,而是真正辦給當地人要讓大家享受生活的活動。沒有華麗的佈景或是氛圍的刻意營造,這幾天感受更深的是當地人親子的相處(還有各種奔跑側翻的小孩),和因不同種族共同生活在一起而產生的豐富文化樣貌。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140

 

想起昨天認識的新房東,對於即便是要租給學生的閒置空間,他們也很認真地裝潢佈置。她也提到,她很喜歡他們住的那一區,有很多不同種族住在那邊,學習與不一樣的人相處而不是待在同溫層裡,這對小孩來說是很健康的。
認真生活,擁抱生活,不會只存在短短幾天的節慶裡,這才能累積成令人嚮往的文化吧。

 

 

Gothenburg Art Museum

哥德堡美術館紀錄。

好像去到一個城市,第一個想去的地方就是美術館,總覺得在那裡可以看到一個地方從裡到外的性格。

今天來到哥德堡美術館,館內主要收藏了從十五世紀至今的北歐藝術家作品,號稱是北歐最優秀的藏品之一。
作品們依照年代分佈在館內的六個樓層。六個樓層,原本看到總共有六樓想說完了完了一定看不完,沒想到建築物本身其實不大,走著走著你就發現你已經走過了巴洛克、洛可可、浪漫、印象、抽象等等。每個時期的分區都沒有過於深入的說明,只有時期精神的概述,正因如此,更容易在短時間連續的觀看中,感受在一個個時代的演變巨流裡,文化是如何推移。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6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5拷貝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b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2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c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e0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f1

 

除了固定館藏,美術館也有幾區是彈性展區,展出一些當代特展,同時美術館也持續在收藏新的當代作品成為館藏。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f0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f4

 

THE PRESENT IN A DIALOGUE WITH HISTORY,
這是哥德堡美術館DM上寫的,看到覺得很感動。美術館必須呈現當代的面貌,但同時也是歷史的紀錄者,由此才能讓觀者更了解自己從何而來、該往哪兒去,而未來,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UNADJUSTEDNONRAW_thumb_10dc